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15:1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

第十一章 遇险

“娘亲,我要吃梨花饼。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好。”

“娘亲,我知道有一家餐厅特别好吃,我们去吃吧。”

“好。”

“娘亲,我想去游乐园玩。”

“好。”

丫丫在白洛这里一共住了三天,三天!!!

她跟这小妖平安共处三天。幸好这附近没有同行出现,不然她这老脸不知往哪里搁。说明qi-wen.com谁能想到平时遇见妖怪二话不说开打的堂堂黎道学院第二百五届除妖师会像一个保姆一般跟在一小妖身后?

她本以为丫丫的父亲应该会立马找到这里,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太平静了。反而让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一般令人压抑。

这可不是一种舒服的感觉

“娘亲,你在想甚?”

刚坐完旋转木马的丫丫跑到她的面前。

因为玩得开心,梨白色的小脸上泛着粉红,再加上白洛帮她扎的两根小辫子,使得丫丫此刻像极了瓷娃娃。

今天丫丫说要无游乐园玩,白洛便带着她来到最近的一个,这地方虽不是青州中心,但人却不少。

丫丫探寻看了她一会儿,随后晃了晃脑袋,自言自语道,

“我知道了,娘亲想爹爹了。”

爹爹?白洛想起那天晚上那个倾世男子以及他那一副欠揍的神情,忍不住抽抽嘴角,

“丫丫,娘亲去帮你买根冰淇淋,你乖乖在这里。奇闻网

“好。”

丫丫乖巧地点点头,白洛宠溺地摸摸它的头之后向着不远处的摆摊走去,

“老板,给我两只冰淇淋。”

“什么味?”

买东西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打开冰箱头也没抬问道。

白洛想都没想说道,

“梨花味。”

梨花是她的最爱,清清淡淡,如片片雪花,淡雅高贵,同时也是丫丫的最爱,看来她们之间也不是真的没关系,这个认知让她感觉特别窝心。

“十块钱。”

白洛接过冰淇淋从口袋里抽出十块递给老板。版权http://www.qi-wen.com/

“娘亲。”

一个凄厉的喊叫声从身后传来,她的心似乎停了一下,抽搐之后就是快速地跳动。

白洛吓得连冰淇淋掉在地上都不知道,直接跑到刚才让丫丫呆的地方,可哪还有丫丫的身影啊。

她眼光四处搜索,

“丫丫,丫丫!”

心里空荡荡的,似乎失去了什么,心痛得无法呼吸。

这种感觉很熟悉,又很陌生,她的手覆在心脏处,跌坐在地上。

“娘亲,救我。”

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那是隔空传音!

白洛晃过神来,压下内心那股奇怪汹涌的躁动,抬眼四处观望。奇闻网

在不远处有一个神色紧张的男子身上扛着一个白色的东西漂移,那东西正是丫丫。

她奋力拨开拥挤的人群,往那个男子逃走的方向追去。

那男子似乎也知道她在后面一般,跑得很快,一下子就拐出游乐园向旁边的山林走去。

不好!

白洛暗叫一声,加紧脚步跟上去。若山上还有他的同伴的话,情形对自己和丫丫而言肯定不利。

情急之下她拿出弓箭,幸得来的时候,她用缩骨器把弓箭收在其中带在身上。

“站住。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她拉开弓,怒吼一声,颇有古代大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风范。

男子听到她的声音站住脚步,而后转过身来,

“放开那孩子!”

白洛揣测着自己赢得几率,对方虽然是一副人类的样子,但是骨子里的妖气却掩盖不了。

她不知道对方掳走丫丫的目的,但第六感告诉她,丫丫绝对不能落到他的手上。

“原来是除妖师。”

男子话音刚落。

四周刮起一阵冷风,冷风刚止,白洛便被一群妖怪团团围住。

果然不止一只妖怪,形势一下子就逆转了。

白洛握紧自己的弓箭,直指对方那个抓住丫丫的妖怪,

“放开她!”

话刚掷地,弓箭如一道闪电向前冲去。

那一瞬间,白洛向丫丫冲了过去,在那只妖怪烟消云散之时抱住丫丫。

“娘亲。”

丫丫糯糯叫道,一双大眼睛盈盈发亮。

白洛的心一紧又一松,抚慰道,

“有娘亲在,不怕。”

说完,把她护在身后。

四周的妖怪被她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双眼通红对她发起进攻。白洛一边要护住丫丫,一边要躲过他们的攻击,几招下来显得力不从心。

“娘亲,你受伤了。”

丫丫惊叫一声。

白洛才发觉自己的手臂被刮破了,一股黑气自手臂慢慢升起,钻心的痛慢慢侵入她的骨髓。

“丫丫,听娘亲的话,等下娘亲和他们打斗的时候,你往山下跑去,不要回头。”

她亲了亲丫丫的额头,抚慰她之后转过身面对一群似乎杀不尽的妖物。

丫丫的一双眼睛瞬间蓄满眼泪,光溜溜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不要,丫丫再也不要离开娘亲了。”

再也?

白洛没时间纠结丫丫言语中的奇怪之处,只是板起脸孔,

“乖,听娘亲的话,不然娘亲以后不再理你了。”

她狠下心,严肃的语气让丫丫顿时安静下来。

“娘亲…….”

丫丫哀怨地叫道。娘亲此刻很严肃,她也知道自己不能拖娘亲的后腿。想着自己那点微末的妖力,却一点也帮不上娘亲的忙,她便很难过。

亦如千年前,她什么也帮不了娘亲。

白洛心中虽不忍,但还声音还是忍不住软了下来,

“快走,去找你爹爹,娘亲等下就去找你。”

说完,把她往山下的路一推,便不再看她。

只要丫丫离开,她便无所顾忌了。

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对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孩子有如此深的情感,大约是从她身上看到之前的自己。

她抽出短刀,握在手上,向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妖怪冲去。这算是她这辈子第一次面对如此来势汹汹的妖怪,也是第一次杀得如此酣畅淋漓。

只是纵使人的能力再强,刀法再准,法力再强,也会有消耗殆尽的那一刻。

第十二章 被救

在她快精疲力竭的时候,几道闪电一闪而过,几只妖怪倒地发出几声哀号。

“看来还不晚。”

一个戏谑的声音落下,她被人扶了起来。

白洛看着不远处的黑色身影,心里涌出一股暖意,是渊师兄。他挥一挥剑,剑气四处散开,击散了晦暗的黑气。

等光明照在白洛的脸上时,她还怔怔地看着那个身影。渊师兄还是和记忆中那般镇定自若,就算是面对多难的妖怪,他都能轻松解决。

她就逊色太多了。

“哟,你渊师兄可要被你看出洞来了。”

是扶起白洛的欧陆师兄发出的声音。

白洛听到他的话,脸一阵脸红。欧陆是席渊的同届,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发现白洛那个小小秘密的人。

“渊师兄,欧师兄。”

她的声音低得像蚊子一般,想到自己刚才的失态,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欧陆难道就不能以正常的眼光来看待一个处在生死边缘,突然之间有人把她救了回来的那种激动反应吗?

“师妹,你脸红了。”

欧陆还好死不死把那层纸捅破,白洛此刻真的恨不得把他的皮给剥下来。

“白洛,你没事吧?”

渊师兄伸手把欧陆拉到一边去,他的眼神落在白洛的手臂上,眉头一皱,

“欧陆,把驱毒丹拿出来。”

一旁的欧陆一听就急了,

“渊,你知不知道驱毒丹……”

他还没说完,席渊已经走到欧陆的跟前,

“你要请我吃的饭免了。”

“渊,你一顿饭就要拿我一瓶驱毒丹,太不划算了。而且凭什么我要给你做嫁衣啊?你要泡……”

欧陆还一直揶揄地向白洛使眼色,只可惜话还没说完,穴道就被席渊给点住了。

他直接伸手,当着欧陆的面从他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欧陆却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声。

“渊师兄,我没事。这么贵重的药用着左右浪费了。”

白洛想,不过就是被妖怪划了个口,回去疗一下毒便可。驱毒丹可是欧家的独门,江湖上非常珍贵的解毒药,据说被妖怪刺伤用此妖效果堪比金创药。

“药炼制出来就是拿来用的,你这伤势终归等不得。况且你不用替他心疼,驱毒丹欧家多的是。”

听到这句话,欧陆差点吐血,什么驱毒丹欧家多的是。他又不是不知道要炼制一颗要耗费多少精力,外人想要买这驱毒丹,可是千金难买。

果然是见色忘友,当初自己怎么就瞎了眼才会把席渊当成兄弟呢?

席渊俯身,仔细地帮她拨开衣服,白洛又一阵脸红,

“我自己来吧。”

但席渊似乎没听到一般,自顾自地把药涂抹在她的伤口上,一阵清凉瞬间传遍全身,但随后却是一阵钻心之疼,疼得她嘶嘶低吟几声。

“有点疼,忍忍。”

席渊柔声安慰道的同时对着她淡淡一笑。

白洛又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也这般对着她笑,剑眉星目,异常耀眼。

席渊向来沉稳内敛,不苟言笑,所以白洛见过他笑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可每次见到他笑,总能让她有种暖阳融雪般的感觉。

“嗯。”

她忍不住点点头。

“哟,这天气怎么变得这么热啊?”

欧陆总算是自己把穴道解开了。不过他这次谨慎多了,只在距离两人有三步的地方故意扇扇风,一双媚眼看得白洛又一阵不好意思。

欧陆好像特喜欢调侃人,而每次没调侃,她却总不能去反驳,不然就只能惹来更激烈的狂轰乱炸。

席渊转过头,

“看来你是不需要我帮忙了?”

一听这话,欧陆立马就急了。这次他可是为了抓那只妖怪专门请来六道学院最顶尖的除妖师,要是席渊不肯帮忙,那他可就惨了。

这次任务他可是为了撑自己的面子,在欧家家老面前夸下海口的。

正所谓大丈夫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欧陆来个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陪笑道,

“历尽艰辛才把你这尊大佛请到,怎么可能不需要。”

“娘亲。”

一声脆脆的叫唤刚落,白洛便被一个白色的小身影紧紧抱住。

在场的两人脸色却瞬间一变,一抹异色在他们眼前一闪。

第十三章 对峙

距离他们五步远站着一个白衣男子,他身上的妖气全无收敛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他不屑于隐藏自己,这是对除妖师赤裸裸的挑衅。

白洛抬眼,看到那天晚上的那个男子。此时的他穿着合身的白色西装,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也变成细碎的短发,可白洛还是一眼就认出他。

那谪仙般的气质让人见一眼便难以忘记,那高傲冷漠的神情也一如既往。

这样的人,不,妖怪,只需一眼便令人难以忘怀。

站在他的身边还有那个火红女郎。

她扬起的桃花媚眼微微向上扬起来,极尽风情。她赤裸的眼光落在白洛三人身上,嘴角荡出一个讽刺的笑意。

“娘亲,我们回去吧,爹爹来接我们了。”

说完,丫丫牵起白洛的手就要走向白衣男子。

白洛定定地盯着几步远的男子,心莫名有些惊慌。以至于席渊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时,她才反应过来,

“白洛,他们不是一般的妖怪。”

说完,席渊的脸上难得显出忧虑,而一向吊儿郎当的欧陆也眉头紧锁。

那个火红女子,之前白洛也有向丫丫打听过,知道那女子便是万年红狐幻化而成。难怪,通身充斥这狐狸媚子的那股骚味。

也不知道怎么的,白洛第一次见到那女子就没什么好感,也许是女人对危险的一种直觉吧。

空气一瞬间紧绷,只是直直站在对面,双方谁也没有主动开口。

诡异的气氛瞬间蔓延,一种难以言语的窒息感瞬间倾泻而来,

白洛偷偷看了两位师兄的反应,疑虑更重。这似乎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想,云霄天府的一切都不简单。

她点点头,站着不动,之前她不知道对方的妖力到底有多强,自然不知道师兄和他们相比谁能取胜。

不过现在看来,渊师兄能取胜的几率可能很少,不然一向从容不迫沉稳内敛的他怎么会如此这般严肃?

看来对方绝非一般妖物。

“丫丫,和你爹爹回家去。”

白洛低下头看了一眼被丫丫抓住的手,好言劝道。

他定是来接丫丫的吧。现在千万不能和他们有任何冲突,那天晚上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此刻若是惹恼对方,保不定他们会直接开战。

对方虽只有两人,她们这边却有三人。虽如此,力量恐怕也很悬殊。

“不要,丫丫要和娘亲在一起。娘亲不走,丫丫就不走,娘亲,你忘了吗?你说过要和丫丫、爹爹一起的。”

丫丫眼里的倔强让她似乎看到曾经的自己。那个父母死后一直倔强以为他们会回来的自己,那个纵使全世界都告诉她残酷的事实,她仍然一味坚持自己的心中所想。

只是面对一个孩子童真的希望,自己又怎么忍心打破。她嘴角扯了扯,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突然一束冷冷的眼光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恍然明白。若是自己留下她,不仅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也有可能保护不了丫丫。若丫丫和这些妖怪走,那今天他们三人便可全身而退,而丫丫也不会遇见今天这种情况。

“丫丫,你不听娘亲的话了吗?”

她收起不忍,正色说道,声音冷静、严肃。

这些话不出意外惹来丫丫热泪满眶,桃红小嘴向下弯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开始盈满泪花。

看她一脸可怜的样子,白洛没有像平时一般抱在怀里安慰,反而甩开她的手,把她推前几步。

“娘亲,你不要丫丫了吗?不要丫丫了吗?不要爹爹了吗?”

声声都在控诉,声泪俱下,肝肠寸断。隐忍的小嘴巴紧紧撅着,泪水却没像往常一样华丽丽往下流。

她在等待着自己,等待着她的回答。

白洛握紧自己的拳头,不断告诉自己,她与自己毫无关系,这样做是为了她好,自己是除妖师,她的爹爹是妖怪,他们终究是天敌。

假若有一天,她和她的爹爹会直接站在对立面开撕,到时候丫丫恐怕会更伤心。

长痛不如短痛!

白洛闭上了眼睛,等再度睁开时,眼里已经没有半点柔情,

“是!娘亲不要你了,也不要你爹爹了!”

她的话,让丫丫隐忍的感情像决堤的河水一般汹涌而出,滴落在地上。

白洛感觉那泪水似乎能把大地烧出个洞窟一般。

她转身退回席渊身边,三人谨慎地望着对面,手里紧紧握住以防发生冲突时可迅速防备的武器。

白洛知道,是自己把丫丫亲手推开的,这么做虽然保住了身边人,

可是在之后的梦中,她经常梦到丫丫那天伤心欲绝的背影,还有那缠绵哀怨的一句:“娘亲,你真的不要丫丫了么?”

每次醒来,总让她唏嘘感叹许久。

要与不要?又岂是她所能决定的?更何况他们从来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不过是站立在世界的两端。

第十四章 猜测

回到白洛住的地方,席渊和欧陆的脸色依然肃穆,空气弥漫着令人压抑的安静。

白炽灯照在每个人的脸上,像是打上了一层霜雪。

“小洛,以后离他们远点。”

沉默许久,席渊用异常严肃的语气说道。

他从不曾对白洛下任何命令,可兹事体大,一不小心会惹祸上身,也可能会破坏此时人妖两界岌岌可危的和平。

席渊的目光向来敏锐,他早已察觉到对方的不寻常。虽说自己收服过不少妖怪,但那些妖怪的妖力至少无法掩盖地表现在他的面前,判断妖怪等级高低于他而言,更是易如反掌。

可刚才,若非那小妖孩,他根本就不知对方是否为妖,遑论妖力高低。而且若他没猜错,刚刚那白衣男子身上的妖气是在他们现身的时候,才故意泄漏出来的。

虽说妖界有一种铃铛,名为摇铃,能掩盖住妖力。可自己刚才分明感觉到来自那妖物强大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直至走到山下才微微缓和。

所以他猜想,那妖怪能自如控制妖气,那么他们三人刚才早已处在那些妖怪妖力禁锢范围内,只要他们刚才行为稍有不慎,只怕……

想到这,席渊就抑制不住担忧,白洛又怎会惹上这些高深莫测的妖怪?

这次连欧陆也难得附和道,

“渊说得对,他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听到这样的话,白洛的心顿时一沉,

“师兄,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猜得出身份不凡,但就两人的神情而言,那妖怪的身份可能要超出自己的想象。

白洛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世间还有如此强大的妖怪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火红女子有可能是人妖两界赫赫有名却在千年前消失的夏侯妖姬。”

为何白洛觉得欧陆师兄说到那女子的时候,不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更像是对人家异常崇拜的模样?,

“妖力高强吗?”

白洛脱口而出,惹得欧陆嗤笑几声,原本颇为严肃的氛围也稍稍缓解,

“白洛,你可知道夏侯妖姬是谁?”

总算看到恢复正常的欧陆师兄,白洛的神经微微放松。

但很诚实地摇摇头,

“不知。”

她又不跟他一样变态,只要是记录上古妖怪的古籍,欧陆绝对会不惜一切把它弄到手。不过这也要得益于他背后实力强大庞大的欧氏家族,欧氏资金雄厚,名震一方,圈内所说的“南席北欧”里面便有欧氏家族。而席,则是席渊师兄的家族,两大家族几百年来本为竞争对手,到了席渊和欧陆这边,紧张的格局被打破。这还得得益于两人不拘泥于家族,决意出来闯荡,机缘巧合之下又一起进入黎道学院。所以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再打惺惺相惜。

给白洛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欧陆不知去哪里买来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古书,说是记录千年前人妖两界于瑶山下发生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

她因为好奇,瞄了一眼,里面的字像一条一条的蚯蚓,杂合在一起,不过非常大概地记录了一下当时作战的双方,比简介还要简单。

后来她问了一下,为了这么一本破书,欧陆居然花了几千万。

从此,欧陆在白洛的心里多了两个标签:败家、坑爹。

“也难怪你不知道,我也只是从族谱传里得到她的一些描述:红狐,通体火红,常化成貌美妖艳女子,一身火红长裙,头插血玉簪子,此乃其武器。我刚才就是因为看到她头上的那根簪子,才大胆揣测。至于此妖秉性,古书曾言其连续掠杀十五城,乃千年前妖界闻名的实力妖将。只不过这几百年来,她甚少出现在人界,所以行业里都在传说其已被灭。不过今天看来,此妖物尚在人界。至于妖力,只怕倾尽两大家族和黎道学院的力量,还不一定杀得了她,别看她看起来很年轻,人家可是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

血玉簪子?在那天夜里里,她便觉得她头上的簪子不同寻常。鲜艳欲滴,犹如血液一般,触目惊心,敢情她用这簪子不知杀了多少人。

看到白洛沉思的样子,欧陆故意揶揄地说道,

“师妹,你这小白兔可要小心,人家狐狸可最喜欢你们这样单纯青春的女孩子。传闻,狐妖最喜欢吸食女子精气,阴补,可保容颜永远年轻。”

森森的语气让白洛打了个激灵,一时吓得不轻。至于她之所以这么害怕,倒是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在妖怪老巢那九死一生的一夜。

幸好她长得只能算是清秀。

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皇大人 或 二胎走一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