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九界武皇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3:50:0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九界武皇

第三章 筑基九重

身为一品军候之子,居住的地方高贵而奢华,大紫檀木床,绣着金钱大蟒的被褥,床头一尊黄金炉点着龙涎香,炭火旺盛,虽然是寒冬季节,屋子里的温度依旧暖如晚春,就算脱光了也不觉得冷。来自http://www.qi-wen.com/

连忙有仆人进来,给陆风换了一身华贵的棉衣,扶上床躺下,盖好了被褥,陆风确实伤得很重,几乎没有半点力气。

随即便有三个医师走了进来,看过陆风的伤势之后,无不唏嘘感慨,陆风身上的骨头断了好几根,没有几个月时间的静养,只怕是无法痊愈。

“用药浴吧。”

三个医师商量之后,给出了一个疗伤的方法,伤筋动骨的重伤,还有遍体的划伤,用药浴的效果最好,能够在短时间内,有一个不错的恢复。

医师写好了药方,都是稀奇珍贵的名药,就算有钱,在铁武城也很难买到。

不过,以一品军候的威名,抓到这些药材倒并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药浴准备好了,陆风脱了身上的衣服,全身都浸在了淡青色的药液之中。原文qi-wen.com

他闭上了双眸,其他人低语了两句话,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药液的温度刚好,散发出一种药材的淡香,陆风明显感觉到痛楚减轻了许多,遍身的伤痕传来一种麻痒之感。

他应该是死过一次了,被十几件兵刃贯穿身体,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活下来,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的灵魂降临到了这个年轻少年的身上,恰好还与少年同名。

一定有某种神秘力量,促使了这件事情的发生,难道是斩仙剑?陆风能够想到的,只有着一种可能。

只是斩仙剑并不在陆风的身边,那一役之后,莫独行那个家伙,必会将斩仙剑据为己有。

陆风可以肯定这里并不是修行界,天地中灵气太稀薄了,人们的实力也太弱。

天分九界,陆风有所了解,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人间界,九界中最底层的一界。九界武皇小说txt全文阅读

不管怎样,对陆风来说,总归是一件好事情,没有在那场劫杀中消亡,他就有机会杀回到修行界内。

剑道无情、武道无情、杀道无情,莫独行那个家伙,倒是给自己上了无比残酷的一课。

只是,陆风现在的这具身躯太脆弱了,身上连点像样的肌肉都没有,可以看得出来,根本不是习武之人。

等身上的伤养好了之后,势必要费一番功夫磨练自身,如此不堪一击的身躯,连踏入武道的资格都没有,又何谈修行。

第二天早上,陆风从沉睡之中苏醒,池子里的药液青色早已经淡去,却有一抹淡淡的猩红,那是陆风身上的血迹。

水还十分暖和,在陆风沉睡的时候,有下人往水池里添加热水,屋内的温度也足够暖和。

“来人!”陆风喊道。原文qi-wen.com

吱……

门被推开,一个身姿妙曼的女子走了进来,拿着干净而华贵的衣物,正是昨天陆风见过的那个丫鬟。

“少爷,灵儿伺候你更衣。”

丫鬟说道,白皙如玉,娇嫩的似乎能捏出水来的面容,有些紧张。

陆风昨天的态度十分冷漠,让她惴惴不安。

一品军候之子,沐浴更衣的事情,都要有丫鬟在身边伺候,陆风却不习惯。

“把衣服放下就出去吧。”陆风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灵儿迟疑了一下,以前少爷沐浴,都是要有人在一旁伺候的,想起昨日少爷的冷漠,不敢多言,放下衣服退出了房间。

一夜的药浴,陆风遍身的伤痕,都愈合的差不多了,断裂的骨骼,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走出了屋外,白雪皑皑,盖着军候府的屋顶,寒风扑在身上,让陆风不仅打了一个激灵。

灵儿连忙给陆风披上了一件风衣,如果少爷在受了风寒,那就是贴身丫鬟的不周到了,是要受责罚的。

“灵儿,我是怎么跌落山崖的?”陆风问道。

“少爷当真不记得了?您叫了铁武城中的青年才俊,去武夷山煮酒赏雪,吟诗作唱,遇到荣王之子铁凌云,那个家伙仗势欺人,双方发生了争斗,他将少爷推下了山崖。奴婢回军候府禀告,在山崖下找到了少爷,少爷无恙,定有上苍保佑。说明http://www.qi-wen.com/

陆风没有说什么,他回了屋子,伤势未愈,不容他多走动,坐在炭火边,让人煮上一壶清酒。

此前,他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酒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孤寂独修之时,也唯有美酒为伴。

对陆风来说,除了手中的剑,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酒了。

下人准备的都是药酒,对陆风伤势的恢复,也极有好处。

好吃好喝好睡了七天,陆风终于完全弄清楚了自己现在的身份,铁武国一品军候陆尧之子,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

七天的时间伤势恢复的不错,他已经能做一些适当的运动了,也多亏了那些名贵的药材,若是寻常人家,绝不可能恢复如此迅速。

堂堂军候府,刀枪剑棍随处可见,陆军候的少爷,虽然不喜欢习武,但在他的屋子里,依旧有两柄好剑。

只是以陆风的眼光,这两柄剑实在是太次了,好比是废铜烂铁。

长剑出鞘,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陆风在纷飞的大雪中舞了起来。

剑法看似平凡,实际上一招一式,都蕴含返璞归真之秒,只有在剑道上有极高的造诣,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灵儿看得目瞪口呆,少爷这是怎么了,他一向喜文厌武,立志要成为铁武过第一才子,今日怎么突然舞起了剑。

不到半个时辰,陆风的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别说和武者相比,连普通人尚且不如。

陆风盘坐在炭火边,呼吸吐纳,灵气入体,他的练武之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练武之始,是筑基九重,前三重增强气血,四到八重淬身炼体,第九重开通经脉,引灵气入体,加以凝练,使之在经脉中循环,修炼出真气,就达到了真气境,在铁武国军中,真气境级别的强者可以做千夫长。

真气境之后,便是罡劲境,可将真气扩散出体外,收纳于拳掌,配合武学使用,威力将大增,达到这个境界的高手,足以担任带领万兵的一员大将。

接着是气域境,真气进一步精炼提升,在周身形成一片特殊的气域来镇压对手,放眼人间界都是顶尖强者

而在气域境之后,吸纳天地阴阳,领悟人体奥妙,开始拥有寻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

以他现在身体状况,连筑基一重都相差得太多,在修行界的时候,陆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虚弱的人。

陆风叫来了陈守,写下了一些药材的名字,有紫血灵芝、阳丹参、九瓣仙兰、血莲精、吸灵草等等。

他已经考虑到这里不是修行界,而是九界最末的人间界,已经把药材的品质,降到了最低。

就算是这样,陈守看着这些药材的名字,也吓了一跳。

第四章 踏入武道之门

“少爷,这些……“

“你尽快集齐这些药材就是。”

陆风道,练武是极为艰难的事情,必须要有珍贵的天材地宝,源源不断的提供。

筑基期前三重,增强气血,除了必不可少的锻炼之外,药材才是最关键的修炼资源。

“可是,您说的这些药材……”

陈守话未说完,便被陆风打断,陆风倒也知道,即使他已经极大降低了药材的品质,但在人间界,也是很珍贵的东西。

陆风没有勉强陈守,只让他尽量准备,能弄到多少算多少,陈守应了一声退下。

离开了陆风居住的院落,陈守拿着手中的这张纸,只感觉到格外的沉重,上面的药材,无一不是稀世珍宝,有些药材的名字,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少爷一向不喜欢习武,怎么会知道真么多稀世药材。”

陈守自语道,神色有些沉重,他是军候府的总管,以他的身份,想弄到这些药材太难了。

他见了一品军候陆尧,把这张纸递到了陆尧的面前。

珍贵的花梨木案前,威严的陆军候看着这些药材,也皱起了眉头,其中几种药材,已经达到了灵药的级别,就算是铁武国的皇室,也不见得有,只有那些大国,武宗,才可能寻找到。

“这都是风儿自己写下的?”

陆军候问道,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没错,都是少爷自己写下的,这些药材过于珍贵,还有些药材我连听也没有听过,这才请您来定夺。”

“听灵儿那个丫头说,少爷回来后,性格大变,这些药材都是修炼用的东西,少爷该不会是要习武吧。少爷的武学天赋只有九品,不适合练武。”

陈守小心翼翼道,九品武学天赋太低了,铁武帝国的军队里,随便找出来一位士兵,都有八品武学天赋。

若非如此,这位一品军候的少爷,也不会喜文厌武,在风花雪月中乐不思蜀了。

陆军候皱了皱眉头,沉思了片刻,在这张纸上做了修改,划掉了大部分药材的名字,改成了一些替代品,论品质自然不及陆风写下的药材,但也是名贵珍品,寻常人绝对是买不起的,起到的作用倒是相似。

“你就照本候写的药材准备,紫血灵芝和阳丹参本候这里有,准备好了其他药材,就来本候这取,之后给风儿送过去。”陆军候说道。

陈守应是,他是军候府的总管家,虽说事务繁忙,没有时间修炼,但总归有些练武的底子,看着纸上的药材,摇了摇头。

这些名贵的药材,用在一个只有九品武学天赋的人身上,实在是太浪费了,而紫血灵芝和阳丹参更是价值连城的至宝,连陆军候都舍不得用,陆军候对他的小儿子宠溺的有些过分了。

一日之后,陈守才将准备要的药材,送到了陆风的面前,跟陆风说了事情的始末。

陆风点了点头,示意陈守退下,虽然和他的想要的东西有些出入,不过也算是不错了,足够自己用上几个月的时间。

尤其是紫血灵芝和丹阳参这两株药材,已经接近灵药的层次,在人间界中很难寻到。

他拿起了丹阳参,切下了一小片,和上好的茶叶放在一起沏好,他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气血不足,丹阳参是补充气血的良药,只是药性很霸道,以陆风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能这种方式服用。

很快,丹阳参的药力就发挥了出来,即使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陆风也热得浑身冒汗,似乎身上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浑身充满了力气,扔了身上的大衣,拿起了剑,便是在院子里挥舞了起来。

养伤、服药、舞剑,成了陆风的生活,筑基期的修炼,他无比熟悉,放眼整个铁武国,也无人可及。

灵儿是陆风的贴身丫鬟,每日都在陆风的身边伺候,隔上几天,陆军候便会将灵儿叫去,询问陆风的近况。

“这小子若是历经此劫后,性子变得坚毅起来,倒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得知陆风在发狂般的练剑之后,陆军候心中暗道,他清楚陆风的武学天赋,注定不会在武道上有多么大的成就,也没有过多的期望,若能磨练这小子的性子,他也算是没费苦心,紫血灵芝和丹阳参不算糟践了。

陆军候派人给陆风送去了剑法,陆风是一位用剑的高手,在陆风看来,这些剑法都太浅薄了,不值得一练。

一个月后,陆风的伤势痊愈,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丹阳参只剩下一半,他的身体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比一个月前虚弱到极点的身子,不知道要强悍了多少。

筑基期一重,陆风总算是迈入了武道之门。

他走出了屋子,寒风凌冽,陆风只穿了一件单衣,体内却气血腾腾,不觉得有任何寒冷。

倒是灵儿吓了一跳,赶紧给陆风披上了一件大衣。

陆风精神一抖,迈步朝着军候府的练武场走去。

堂堂一品军候的府邸,练武场十分气派,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兵器样样不少,十几位少年正练的起劲,喝哈声不断。

他们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和陆风相仿,是陆军候侍卫军的后代,再过个两三年,就要和他们的父亲一样,加入到陆军候麾下的军队磨练了。

此时军候府无事,陈守得闲正站在练武场上督促,他只有筑基六重的实力,又因为不专于练武,不是其他筑基六重强者的对手,不过训练这群小子倒是绰绰有余。

陆军候爱兵如命,在铁武国内是出了名的,除了陆军候外,铁武国还没有听说哪一位军候,将自己侍卫的孩子养在军候府中。

“呀,这不是少爷吗?”

有人看到了陆风,惊讶的喊道。

其他人都停了下来,无不诧异,陆风可是从来不会来练武场的。

“小少爷,您不是应该和铁武城内的那些个才子们吟诗作乐吗,今儿是怎么了,突然来练武场看看。”

一个很壮的少年说道,身上的肌肉很明显,下巴还长出了一点胡须,看上去倒是有点一员猛将的样子。

其他的少年都跟着大笑,练武之人对文人有种天生般的不屑,尤其是在以武立国的铁武国中。

陆风是军候之子,地位高贵,这些十五六岁的少年也都知道,不过他们没有大人的那份拘谨,不怕开军候之子的玩笑。

第五章 武夷山狩猎

“徐蛮,不许胡说,对少爷不敬。”

陈守喝道,瞪了这群少年一眼,他们顿时不敢再笑。

那个叫徐蛮的少年,倒是扭着脖子,一脸的不服。

徐蛮十六岁,拥有四品武学天赋,实力最强,他的父亲是陆军候麾下的一员虎将,立下过赫赫战功,这群少年都以徐蛮为首。

见了徐蛮的模样,陈守生了气,扬起鞭子便向着徐蛮招呼而去,岂料徐蛮身法敏捷,尽是躲了过去。

“好了陈老,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跟少爷道歉。”

陈守对这群少年十分严厉,下手可是丝毫不留情的,这里每一个人都尝过陈守手里鞭子的滋味,徐蛮机灵的很,可不愿意被鞭子打上一顿,诉苦都没地方去。

“嘿嘿,少爷您大人大量,可千万别介意,我不过是一介武夫,少爷您可是铁武城内有名的大才子,将来若是成了朝堂重臣,没准还要请少爷您多多提携呢。”

徐蛮的这张嘴可了不得,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油嘴滑舌。

陆风倒是并不介意,他扔下了大衣,走上了练武场,双手放在两块石锁上。

这种石锁是由金属矿石打造,看着不是很大,每一个都有二百斤的重量,陆风轻而易举的提了起来,把石锁举过了头顶。

“少爷最近天天挥剑,又有那些名贵的药材补身子,力气大了很多。”

陈守心中暗道,以少爷以前的力量,根本提不起来两块二百斤的石锁,更不要说举过头顶了。

“哎呦,少爷,您可以呀。平常舞文弄墨,想不到还有把子力气。”

徐蛮这个小子喊道,开着陆风的玩笑。

这群少年都是武将之后,修炼很刻苦,每一个人都能轻易举起五百斤的石锁。

陆风笑了笑,走到两个重大三百斤的石锁,也举过了头顶。

接下来,四百斤、五百斤,当陆风将两个六百斤的石锁,举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那徐蛮更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一个字来。

两个六百金的石锁,加起来就是一千二百斤,即使这些少年也要认真起来,才能举起两个六百斤的石锁。

更让他们惊呆的事情,还在后面,陆风提起两个七百斤的石锁锻炼起来,所有人都变得不淡定了!

“少爷……你……”

陈守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欲言又止,随即扔下了手里的鞭子,朝着陆军候的房间快步走去。

少爷居然举起了七百斤的石锁,只有达到筑基期一重才能够做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的蜕变也太惊人了,他要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陆军候。

七百斤的石锁对陆风来说,还有些吃力,不过用来修炼却恰到好处,灵儿看着陆风,俊俏的脸蛋更是充满了惊色,这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少爷吗?

陆风专注修炼,一点也没有察觉到陆军候在什么时候走进了练武场,这位威名赫赫的一品军候,铁武国的大梁柱,驰骋沙场几十载,此时眼神中也充满了惊色。

就算是紫血灵芝和丹阳参的药力,也不该让这小子发生如此惊人蜕变,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从没有半点武道基础,甚至比正常人还要若的陆风,达到了筑基期一重,简直是一个奇迹,就算是陆军候,也变得不淡定起来。

不过,陆军候并没有说什么,看了陆风一眼之后,就悄然离开了。

陆风修炼了一个时辰,才将两块七百斤的石锁放下,这已经是陆风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少爷,侍卫传话,那一日与少爷在武夷山煮酒赏雪的公子们,要入军候府探望您。”灵儿在陆风的耳畔道。

“不见。”

陆风只说了两个字,他可没有那些闲情雅趣和那些人吟诗作乐。

接下来的每一日,陆风都要去练武场修炼,在有了一定的武道基础之后,他进步很快,修炼用的石锁,重量逐渐朝着一千斤靠近。

练武场上的那群少年,对陆风的态度有着极大的改变,连那个桀骜不驯的徐蛮,对陆风也变得恭敬了起来。

能够举起两个一千斤的石锁,这群少年也要用全力才能做到。

紫血灵芝、丹阳参以及其他药材消耗的很快,如此珍贵的药材,用在一个不过筑基一重的少年身上,要让军候府外的高手知道,一定会大喊暴殄天物。

不觉间,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那些药材被陆风消耗一空,体内气血旺盛,达到了筑基二重,力量更有着惊人的提升,能轻易举起一千斤的石锁。

一场大雪突如其来,连续下了三日之久,天寒地冻,整座铁武城都被覆盖在大雪之下,直到第四日才停止,天空却依旧阴霾。

“少爷,今天是武夷山狩猎的日子。”

第五日,陆风刚刚睡醒,便见到灵儿和两名丫鬟,捧着一副战甲走了进来。

“武夷山狩猎。”

陆风喃喃道,走出了屋子,才听见整个铁武城内都回荡着一片嘈杂的喧嚣,马蹄声、车辇声、军队前行声混合在一起。

去武夷山狩猎,这是铁武城一年中最隆重的事情之一,每到这个时候,铁武城内的所有王公大臣、将军王侯、才子佳人都会随着圣驾前往武夷山。

大雪之后,武夷山中各种猛兽都会出来活动,除了普通的野兽之外,在武夷山的深处,还有铁武国的强者抓来的灵兽,这些灵兽天生神力,还能施展天赋神通,十分可怕,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敢深入武夷山,与这些灵兽搏杀。

“军候很早就去面圣了,此时应该已经随圣驾前往武夷山了,特意叮嘱灵儿,请少爷换上战甲,前往武夷山,徐蛮已经在军候府外等候了。”灵儿道。

陆风点了点头,换上了战甲,拿起屋内的一柄利剑,走出了军候府。

战甲虽然看着不华丽,穿在身上却很舒适轻便,这样的战甲很难得,显然是精心准备的。

徐蛮早已等候在军候府外,陆风上了战马,这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哈哈哈,那不是陆军候家的那个废物吗?”

“哈哈,我还以为这个只有九品武学天赋的废物,已经死在武夷山上了呢,倒是命大。”

两位身披华丽战甲的世子大笑道,扬长而去。

九界武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九界武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10章

    原标题: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10章小说: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四手联弹景芷桐懒得再看着她装模作样,免得自己膈应的慌。“你过去吧,我一个人可以,而且这又是在封家老宅,我要是不舒服了就唤佣人过来。”“但是,这样怎么可以……”纪诗音还在这里矫情着,景芷桐已经感觉到她的迫不及待了。纪诗音这人真的好笑,明明胜负欲不弱,非得表现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清高模样。好像每次博人眼球,都非她自己的想法,而是顺应了大家的意思罢了。无聊!封爷爷八十大寿的这一晚,纪诗音一曲精湛的钢琴表演,几乎博得满堂喝彩。这件事情没少让人拿

  • 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10章

    原标题: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10章书名: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第10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随着事件的发酵,狗仔很快就瞄上了还没有公开露过面的云靖姿,很快的她的个人信息就被放在了网上。云靖姿这阵子满心都是母亲的病,压根儿没有注意到这些消息的传播,但最近几日,忽然有一些好久没联系的老同学,还有之前八竿子打不着的同事都打来电话道喜,她这才知道,敢情自己这是出名了!当然,打电话来的,还有于智凡。短短几日,原本的恩爱情侣却仿佛中间隔了天堑一般,电话接通以后,两边都是长长的沉默。四年的情感,走到如今这步田

  • 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10章

    原标题: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10章小说名称: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第10章公布关系是夜,秦简坐在赫连靖宇别墅的房间里,一遍又一遍的刷着微博评论,见自己的身份已经被人扒出,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不知他们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当秦简看见自己与陆庆平的那些过往也被人扒了出来,甚至网路上还根据昨天她播放的音频给陆庆平取了一个种猪的绰号。能够看见网络上这么多人骂陆庆平,秦简心里悄悄吐了一口浊气。直到方丽去世,秦简已经意识到,如果她先要报仇就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而她现在手里能够利用的资源除了赫连靖宇

  • 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10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10章小说名字: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第十章医院奇遇离婚?两个危险的字眼在蓝馨的脑袋中一闪而过,其实爸爸说的话她又何尝不懂,只不过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可是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对陆少泽抱有着一丝丝期盼,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此刻这里面正悄悄地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母爱的天性,让她变得优柔寡断,无法正确直视自己内心的想法和决定。沉寂的夜,连身影都显得有些寂寥。病房里外,没有保镖和看护人,只剩蓝馨一人独自枕着手臂望向窗外。倒挂的针水瓶传来滴答声。忽然。

  • 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10章

    原标题: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10章小说名: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第十章陆先生及时相救酒店咖啡厅内夏雪走近,轻声地问:“陆先生,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陆湛只说了一声:“坐”服务员上前问:“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什么?”“一杯白开水谢谢。”“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往夏雪的桌前放了一杯白开水,夏雪拿起桌前的水杯,低头轻轻的抿了一口,以缓解此时的紧张。陆湛开口道:“我找你是想请你当清扬的家庭教师,薪水会是你就职机构的三倍,并且我希望你能在我的别墅住下,全天候的指导清扬”原来陆湛观察到陆清扬对着

  • 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10章

    原标题: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10章书名: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第十章落势小姐芳儿命下人把云沐急忙报到床上,简单的止血后,命一个小丫鬟去寻医生,自己择哭哭啼啼地直奔老爷所在的清凉院。这个时辰,老爷应该独自在吃早膳。众人只当这是意外,不知云沐是连伤口的位置,自己的力度,和自己“自杀”的时间,都在心中盘算许久的。芳儿脚下生风,心中想着,老爷虽然和小姐生气,但之前对小姐的宝贝自己都是看在眼中的。一定会心疼小姐,看小姐这么用心认错,一定会原谅小姐的。芳儿在清凉殿前着急的踱来踱去,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老爷,

  • 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10章

    原标题: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10章小说书名: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第10章当着你丈夫面主动“你……你想要什么?”林安暖羞耻又隐忍的说道。“我想的是……”陆景宸的手指捏紧林安暖的下巴,“你。”林安暖在心里早恨不得将这个色狼给碎尸万段了,但她不得不忍。陆景宸看着林安暖紧张又愤怒的可怕小白兔模样,就更加狠狠的逗逗她。“你要我做什么?我……我可以给你做佣人,给你洗衣服做饭,多少年都可以,”林安暖也是逼急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陆景宸冷傲的说道:“我不需要你给我洗衣服做饭,做佣人……因为多的是有人

  • 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10章

    原标题: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10章小说名: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第10章胡作非为叶清婵对楚雨菡劝避孕药这一举动不是很有好感。但是眼前她的确需要吃避孕药,万一怀孕了,她还真的摆脱不了顾颜辰了。她当着楚雨菡的面吃下了避孕药。叶清婵自然不会傻傻地把偷吃避孕药的事告诉顾颜辰,还特意藏在抽屉里。可是她却见着顾颜辰拿着那盒避孕药,脸色沉重。冰冷的眼神扫过叶清婵:“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叶清婵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没有想到顾颜辰会这么快发现。顿时有些心虚起来:“我……我不想要那么早怀孕。”“是觉得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