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太子,你的bra掉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9 2:11: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太子,你的bra掉了

第八章:举步维艰

“阿嚏。推荐http://www.qi-wen.com/

“谁在说我。”

清明,打坐了一晚上的闻人珺摸了摸鼻子。

她想着是时候参加早朝,不过要以什么缘由?

与此同时,皇宫大殿中,无数群臣迎来了上早朝的皇上。

“臣有事启奏。”

“讲。”皇上看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启禀皇上,昨日太子游街,不顾自身身份硬是当街抢了一个乞丐回去,此等作为简直是有辱皇家尊严、辱没皇威啊。原文qi-wen.com”他说的义正言辞,甚至都有那种老泪纵横的感觉。

皇上眉头一皱,“可真有此事?”

霎时间,站出来了三人复议,让皇上再次紧蹙眉头。

那边安稳站立的大皇子闻人振看此情形嘴唇微勾,得意至极。

“大哥,可是走了一步妙棋。”闻人振身边的闻人恒看他神色有异。

“二弟,那草包霸占这不属于她的地位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随着年岁越大,后面就越棘手,哥哥劝你最好也快出手,你不觉得她甚是碍眼,更是辱没了我等吗?”

“大哥说的没错,我真不想承认与她有任何关系,此等败类怎能生于皇家?”

二人不怀好意的对视一笑,眼里闪动着阴谋算计。

相较于两兄弟私底下相谈甚欢,台上那皇上确实是脸色极其阴沉。阅读http://www.qi-wen.com/

“你可知道,诽谤皇室子弟是何等大罪?”皇上其实心里已经信了,但是嘴上不能弱,这个儿子当真是不让人省心。

“微臣不敢,臣等几人都如此说,怎可是诽谤?还望皇上明鉴啊。”奉常下意识瞥了闻人振一眼,见他眼色立马态度更加坚定了。

“哼。”皇上怒气一横,他锐利的眼神瞪了一眼杵在那里不动的延尉,他立刻心领神会就要迈步,谁知那从不怎么发言的亲王,站了出来。

“皇上,臣以为他等目无尊卑、胡搅蛮缠、欺上瞒下。”

“你。网站http://www.qi-wen.com/。上官允你胡说什么。”

“住口,让亲王把话说完。”皇上摆了摆手制止他们跳脚,很是鼓励的看着上官允。

“那日臣陪夫人散心,恰好看到了整件事情的前尾。不说当时太子冒着生命危险在生死一线救乞丐于马车之前,光说那乞丐当时污秽不堪何有美色可言?当所有人都是眼瞎不成?还是说几位大臣爱好独特?”

他冷冷一笑,最烦闷这些奸臣。

“亲王,你这样又有何证据?”奉常死鸭子嘴硬。来自http://www.qi-wen.com/

“怎么,我还扯谎不成?可笑至极,你说我有什么证据,那你又有什么证据?”

“证据自然有,现在乞丐就在太子府上,不信大可去调查。”他振振有词,已经胜卷在握。

“自然在,乞丐命悬一线,太子为救治自然带回了府上,且请了太医。”

“请了太医?传太医。”皇上一听,眼睛一亮。

一说传太医,奉常如斗败了公鸡,他可知道那白医圣手是什么性格,而且也是最得罪不了的人。

不一会儿,一个白衣飘飘、一如既往平稳的少年走了进了,他面对皇上也只是弯了弯腰,但是那台上之人并未怪罪,反而极其欣赏的点了点头。小说太子,你的bra掉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没想到是白衣圣手,事情你也了解了,你怎么说?”

他就是名扬天下的白衣圣手,传说他年仅十六便出道,且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有他在想见阎王爷都难,他简直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的华佗再世。只不过他出道三年后竟消声隐迹,世人求医问药找遍了他,却没想到他突然隐匿在天灵国的皇宫之内,更当上了太医。

“当时乞丐确实脏污。”他简短平稳的一句话,霎那间将奉常打入了地狱。

他说话谁敢不信?更何况他没理由扯谎。

殿内一阵唏嘘,皇上怒气腾腾的袖袍一挥,那站出来诽谤的几人竟被按上了死罪,无视所有人劝阻,那雷厉风行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

“圣旨到。”

正在打拳的闻人珺收了势,前去前堂。

“太子英勇无匹、于危难之际放下身份救了脏乱的乞丐,涨皇家威严,视百姓为己出的精神值得褒奖,特赐黄金百两、十匹绸缎、精美首饰”

闻人珺一愣,这什么情况?

云里雾里的接了圣旨,闻人珺看着他们忙前忙后的将搬着各种赏赐摆好后,马不停蹄的似有鬼追着一般赶紧告退跑走后,她转头看着那丝毫不见意外神色的疏碧潇。

疏碧潇接到她的眼神,便口齿清晰、不紧不慢的将今早朝堂所有来龙去脉将的清清楚楚,就好似亲眼目睹一般。

这一来让闻人珺对他更有探究了。

“哪个是你的人?”闻人珺抬眸,清亮深邃的眼眸直达他心底。

“咳,其中一个谏议大夫,名为陈述正。”疏碧潇摸了摸鼻子。

“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暗桩,所谋不浅啊。”闻人珺摸着下巴,盯着他。

“都是为了太子殿下。”这次他没有退半步,那书生气质第一次带了不一样的坚持色彩。

“好,让我看看你的诚意。这次奖励的金子你拿去置办些产业,收留贫困儿童和孤寡老人、乞丐、流浪女子都可以,一切秘密进行。

最好的办法是和当地郡守联手就更好,能拉拢一个郡守就是一个,最后你要记住,清楚的告诉他们,背后救助他们的主子因为特殊原因无法现明真身,只有时机已到们便自会知道,要让他们铭记感恩。”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想着自己那臭名声,要是被有意者挑拨利用必定会造成怨声连载,吐沫星子虽小,但仗不住多,淹死自己是早晚的事情。

疏碧潇眼神湛湛,他看着太子纤瘦的背影似乎势不可挡了,“那太子殿下,接下来府中的事物我就交给珍鸣了。”

“去吧,记住了我信任你,别让我失望。”闻人珺眼神锐利如鹰,绝不容背叛。

“是。”小书生一改往常,这次异常正式的抱拳行礼。

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闻人珺微微出神,自己身边能相信的人太少,真的是举步维艰啊。

第九章:三个男人很多戏

见天色尚早,闻人珺便回到自己的院落,在空无一人的小院里练起了拳术和灵力。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错过了午饭时间,要不是这肚子抗议的嚎叫,估计还会持续的如此忘我,她灵力一震,散去汗水,回到寝宫唤来了珍鸣布菜。

“太子殿下,不好了,后院打起来了!”菜还没来得及吃几口,殿门外便传来一个小厮的大喊声,扰人至极。

闻人珺制止了准备呵斥小厮的珍鸣,让她去处理其他事务,毕竟接手管家还有些麻烦和需要熟悉的时间。

她则是随着小厮去看看发生了何事,她边走边惆怅的叹息,虽然后院遣送了一批无用的宦人,但是还有一些身世不俗的公子哥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处置,他们可不是说放就放的,留住他们,一来可以做一个威胁他们家里的筹码,二来自己辱他们如此之深,放了就是放虎归山,铁定会有无数报复和麻烦接重而至的。

……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此时却是三个男人很多戏。

蜿蜒曲折的石雕桥上站着三个人,一个浑身湿透在阳光下可以清楚看见那健壮身躯的男子,一脸冰冷的看着对面两个趾高气昂,鼻子仰到天上的人儿。

其中一个人一把将袍子撩开,伸出一只脚,吊儿郎当的向侧边一踏,踩在了一旁桥上的扶手处,然后一只手转起了那身上悬挂的玉佩,端的是一副鄙夷看戏的模样,毫不避讳的上下看着那湿透男子的身体。

“刘公子,怎么样?可看的开心。”旁边的人虽然长相清秀,但是那奸诈、狗腿的样子让闻人珺一阵作呕。

这两位正是奉常的四儿子和旁系的庶子,二人在这里用非常献媚的嘴脸,曾经哄的太子,供着他们好吃好喝,养成他们如今态度恶劣、仗势欺人的样子。

闻人珺站在那二人后面,想着先观察事情的发展然后再做决定如何。

不过在二人挡的密不透风中,无法看清那湿透的人儿的脸,只能看见湿答答的白衣紧裹,这让一旁看戏的闻人珺有点不爽。

“切,这货真是个闷葫芦,这么个大半天了,都不见他吭一声,不会是个哑巴吧?”刘公子显然觉得不够尽兴。

“啧啧,刘公子我有办法,你看。”那清秀公子贼兮兮的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银灿灿的匕首,上面宝石点缀,虽然有着锈迹但不妨碍看出这匕首很不简单。

果然拿出这把匕首,对面的人儿便出现了剧烈的反应,只见他浑身气的颤抖,气息也不顺了起来。

他沙哑的开口,“把它还给我。”

或许是对面反应太大,让伸手去接匕首的刘公子吓得猛一哆嗦,顿时他很不爽了,自己在小弟面前露怯怎么能行。

一把夺过匕首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了几下,不过觉得还不够解气,便得意的将它扔在了地上,然后乐滋滋的把腿从桥栏上挪了下来,硬生生的朝着匕首使劲的踩了起来,发出来脆响声。

那一声声仿佛拍打在他的心里,他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就要上来拼命。

闻人珺暗道不好,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用最快的速度飞奔过来,但还是晚了。只见那两人轻易的拦下他,然后一拳将本就狼狈的湿答答的人儿给锤飞了出去。

闻人珺一愣,她明明刚刚感觉到那人身上有灵力波动的,怎么和自己料到的结果完全相反?

“太子殿下!”

“住手。”闻人珺瞟了一眼见自己后马上变得狗腿的二人,走向了倒地的男子的不远处。

这才看清了他的面庞,发丝紧紧的贴在了他白如玉般坚毅刀削的面庞上,斜飞的剑眉紧紧的拧在一起;深邃如海的杏眼中闪着点点金色,透着杀气腾腾;挺翘的鼻子下罂粟般的红唇紧抿着,似乎有诉不尽的委屈。

他虽然狼狈,但是那冰冷寒彻入骨的气质不容忽视,仿佛如何他都是一身尊贵,不显丝毫落人一等。

闻人珺被他深深一震,她伸手想去扶他,却被一巴掌打开了手。

两手触摸间,那滑如玉石,冰冰凉凉的感觉莫名的让闻人珺心里一颤。

他缓缓起身,然后用那带着点点金色的眸子瞪视着那二人,看来又要出手。

闻人珺看着这虽然站都站不稳的身躯,鬼使神差的挡在了他面前,准备向那狗腿二人组发难。

不料恶人先告状,他们装若吃了多大苦愁,“太子殿下,为我们做主啊,他不仅出言不逊的侮辱我,还想谋杀我啊。”

“是啊,太子殿下,你看我们刘公子近段都瘦弱了不少,都是他欺凌的啊。”

“没错,我们深知太子殿下英明神武、明辨是非,定能为我们讨回公道。”

“对,太子殿下,快处置他。”

他们左一句,右一句,闻人珺被他们聒噪的脑门都炸了,决定先下手为强,硬是在他们没反应过来将那匕首抢来,然后交给了身后冰冷的男子。

“你们二人做了什么比谁都清楚,别在这里装模作样,我看你们在这府里狐假虎威怕是活的很是滋润,比我这个太子还要享受啊。”她声音清澈极了,眼眸也是清透。

“太子殿下,你,你不能被身后那个贱人蒙蔽了双眼。”刘公子怎么也没料到会是这样,顿时尖叫连连。

而另一个早已经颤抖的跪在了地上,吓得已经是不敢开口。

“可笑,来人,将这二人当场砍了。”闻人珺没有丝毫怜悯和迟疑,她看到不远处早已经有许多人围观了,事出缘由想必大家也都看得明白,这两个祸害不安好心留在这里也是个麻烦,放虎归山就更不可能。

此处刚好没有侍卫,便由自己的暗位头领代劳,他悄无声息的瞬间出现愣是将二人又吓的一个哆嗦。

刘公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挣脱开来,跪着趴到了太子脚下,双手抱着闻人珺的双腿。

前一刻他还哭爹喊娘的跪地求饶,后一秒就见寒光一闪,一把毒蛇般的匕首硬是从他袖子里拿出来,阴狠的刺向了闻人珺。

太子,你的bra掉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子 或 你的bra掉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道丹皇7章(第7章 初次炼丹)

    原标题:极道丹皇7章(第7章初次炼丹)书名:极道丹皇第7章初次炼丹杨尘一听,就知道是吓唬人的话语,可环儿天真无邪,俏脸吓得惨白,认真的看了一眼杨尘,银牙紧咬红唇,道:“拿来!”“这就对嘛!”莫凡哈哈一笑,一挥手,一枚三扁四不圆的丹药,出现在环儿面前。环儿抓在手中,刚要吞食,杨尘却突然喊道:“环儿不可,这枚丹药炼制方法不对,容颜花应该采集花瓣,可这枚丹药却用了一整株,这样与七星草相克,产生毒性。九瓣叶则因该去除中间三片叶子,花阳草去根磨粉,九阳果需要剥皮留汁……”杨尘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这让环儿一

  • 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 崭露头角第7章 猴窝)

    原标题: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小说名:无敌不寂寞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回到刚杀白猪的地方,已经有一些人组队在杀野猪,估计等级都上了3级的,要不然危险系数就太高了,想到自己也才3级,紧了紧手中的短刀继续朝山林中走去。随着我的深入,林子先是越来越暗,树林也是越来越密,但是慢慢地又变得越来越亮了,可能是走到林子的另一边了吧?一路上杀了不少野猪,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药水是可以打捆的,5瓶药水为一捆,一捆只占用一个空格,本来可以多带好些药水,不过这些

  • 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 她被结婚了)

    原标题: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她被结婚了)小说名:偷心老公蜜蜜宠第7章她被结婚了时萱只觉得热,抱住夜辰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狗吃掉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声音低低的喘说着:“好……舒服……”夜辰逸的手覆上了她的细腰,大拇指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深邃的黑眸望着平静的夜空,车子快速的穿过了一个林子,林子背面的一处河流漾出了一道波光。他看了看,眼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扫了眼在自己怀里乱蹭的小女人。突然开声:“停车。”车子停在路帝,夜辰逸从车上下来,随后将时萱从车里拎出来,时萱一下子就搭上

  •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 荒岛求生第7章 机舱的位置)

    原标题: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小说名字: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白娇和景苒互相对望了一眼,白娇问道:“你这么肯定?”我点点头:“刚刚你没听皮衣男的话吗?他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说,这一次我们是运气好才碰上他们,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其他人就不会像他们这么好说话了……”白娇似乎是有些疑惑,我又解释道:“而且他说,方圆一里是他的地盘,这说明两点,一,这个岛很大,二,岛上有势力划分。这说明,岛上不止他们一个团队……

  • 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 梦回)

    原标题: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梦回)小说名称:神医小农女第7章梦回原来爷爷真的很希望自己学医,离开爷爷这么久他老人家还好吗?他肯定很伤心吧。真后悔以前没能好好陪陪爷爷,现在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没了,爷爷该怎么办?无奈自己现在好像也没办法回去了。恩,医书?对啊,在古时候的医术好像都不怎么先进吧,哎!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这般无奈了,随便出去给人治个病也能挣点银子花花啊。要是那本医书现在能在我手上就好了,春风正想着眼前突然变得越来越黑了,爷爷的身影越来越远。“爷爷,爷爷,爷……”

  • 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 警察姐姐)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警察姐姐)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都市第7章警察姐姐“老大,这个小子怎么办?”一个警察问道。“也给我带走!”她冷厉地道。“小子,过去呆着!”那警察得了命令,才把一脸懵逼的方川给推到了墙边。“你们干嘛抓我?”方川连忙解释道,“我以为这里是美容院,我是来请教关于美容的问题的……”“废话!”女警怒道,“现在几岁的小孩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你也是高中生吧,会不知道这里?”“我真……”方川还试图解释。“不要说了!”女警神色严厉,一挥手,“等你父母来了再说,给我好好呆着,从小

  • 武战苍穹7章(第7章 让你三招)

    原标题:武战苍穹7章(第7章让你三招)小说书名:武战苍穹第7章让你三招罗钰走下比武台,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其余少年的比试。“第二轮,346号,二号比武台!”半个时辰后,罗钰的第二轮比试开始。这一次,罗钰的对手是一个黑脸少年。“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罗钰冲着黑脸少年问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不过,你的拳法倒是很厉害啊!”显然罗钰刚才在比武台上的表现,黑脸少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黑脸少年不知道的是,罗钰的虎烈拳可不仅仅只是厉害,放眼整个比武场,又有几人能够接下罗钰的全力一拳呢?“有意思,有意思!

  • 最强狂医7章(第7章 他应该改一个姓)

    原标题:最强狂医7章(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女警厌恶的看向江世安,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不熟,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让人起鸡皮疙瘩。赶紧让人把花弄走,把地弄干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她这么扫兴且不近人情的话,江世安脸色变了变,说道:“白霜霜,你要是让我出丑的话,我们江家会和白家势不两立的。”他顿了顿,语气柔和下来:“其实,你们白家也是乐于见到我和你结合的,霜霜,你觉得你还能够逃出我的手心吗?哈哈,我会用我的柔情和爱意,慢慢的把你征服,让你彻底沦陷,死心塌